第七章

逃逃逃──能逃到哪去呢?

“放开我你放开我啊!”挽泪被他拖着跑她叫道:“我不走!我不走!我回阳间有什么用?!不过徒增苦头何不让我投胎转世从此跟他人无两样!”

冷豫天彷佛没听见她的叫声仍然拉着她往前跑。方才判官领路他记得一清二楚若是在平日何需如此费时费力如今他怕撑不住了!

一阵晕眩让他跄跌了下。

“你……你怎么啦!”

“快走若是迟了鬼门一关就再也回不到你的躯体之中。”他振作精神。

拉着她跑众鬼在身后追逐。

地府终年犹如黑夜伸手不见五指水声由远方飘来伴随着奇异的香味。

她叫道:“我说了我不回去!回去有什么好?!”

接近岸边他猛然停下薄怒道:“难道你要我说我爱你才肯心甘情愿的走?”死魂在奈河桥上只有来没有回挽泪是死魂无法在奈河桥上走就只能坐船过河但若没有摆渡人船无法动。

要如何才能逃离鬼门?

挽泪眯起眼眸冷笑。“你不必说我也知道一个神仙怎会有男女之爱就算你说了我也不信。”

“是啊神仙怎会有男女之爱。”他失笑兼之苦笑。“神仙怎会有七情六欲?我也不信。”

他略带讥讽的话让她又怔忡一会儿他一向亲切温和难有大声大气之时虽然略慊无情却从未有过情绪的反应啊。

“走吧你要恨我怨我骂我上了阳间都由得你。我让笑生保你身躯你身躯虽不坏但死魂留在地府中过久对你不好。”

“我回了去还是得要过苦日子何必自找罪受?你是神自然不愿见我死去你费尽千辛万苦带我离去但你可知死亡对我来说是一种解脱你曾说过死亡不是最终之处我现在懂了那是新生的开始过往种种烟消云散从此不复记忆。”

“无论如何我真过不了天劫留你一人在世间修行好过投进畜牲道。”他彷佛下定决心。

小鬼已然接近叽叫之声不绝于耳阴森之风更甚岸边飘来凄凉的歌声冷豫天在岸边搜寻船只。

“你……你是不是哪儿不对劲?”挽泪疑惑道终于现他周身气流并未如往常的平稳甚至那股奇异的香味愈来愈浓郁让她不得不掩鼻。

冷豫天将她拉紧些正要答话忽闻岸边有一老妪之声──

“是天人吗?你们快快上船吧……”

未及细想冷豫天拉着她跳上船。这艘船的摆渡人是名老妇全身上下用黑袍盖住她的头未抬费力地划着船渐渐远离6地。

岸边的船只唯此一艘小鬼追到岸边纷纷煞住。

水中波涛汹涌几乎掀翻了船冷豫天紧紧抓住她的手臂不让她的死魂堕向无边湖水中。

他的手掌真是湿得可以挽泪的心猛然一跳不由自主近身在他的侧面看去。另一边的岸上已聚集无数小鬼等候藉着小甩手里微埚火光瞧见他的睑……净在冒汗而且多得可怕。

“你……你究竟怎么啦?”她忍不住问道。她是孬明明打定主意不再眷恋他偏偏一见他出了问题心焦得难受。

他闭了闭眼。本是抓着挽泪的到头来却被她紧紧扶住远处忽然响起巨大的锣声震耳欲聋。

“糟了。”老妪叫道:“鬼门要关了!”整个老迈的身躯倾向前冒着掉落河里的危险更加卖力的划。

挽泪的心一直猛跳着。不知何故竟觉老妪的声音有些耳熟。

“鬼门一关挽泪岂不死定了。”恁地冷豫天身为天人历经人世无数大小事情一时之间也想不出办法来。

能过船已是奇迹他的身体到了极限要带着挽泪离开阴间除非──

除非舍己保她!

这个念头闪过心里连思考也没有。保她舍己不是大爱而是私情但却没有后悔的想法真是可笑在世数千年终究为情爱所困。

“鬼门关前锣声三响三响未逃必死无疑啊!”老妪说道语气十分焦灼。

挽泪盯着她愈听愈耳熟愈听心头愈不由得心惊。人世间她并无其他相识之人怎会……。

“挽泪。”他低叫挽泪直觉抬起脸来他迅俯下头封住她的唇。

她错愕万分这是他次主动亲吻她为什么!他……他不是不爱她吗!为何要吻她!

他可知道她想了多少次就希望他能亲近她啊哪怕只是摸摸她、碰碰她给她一句温暖的话她真的可以为他而死啊!为什么偏偏在这一刻?

他的唇极冷像冻成霜一般。她闭上眼眼眶极热。忽地唇齿之间似乎被灌进了什么还来不及察觉他就依依不舍的抱了她一下随即退开以手捂住她的唇。

“别开口说话回到你的躯体之前千万不要开口我将我所有剩余的真气全给了你一开口真气尽泄你就再也无法回去了。”他注视她的目光像要将她烙印在心底。

挽泪张大惊恐的眼眸不明白他的举动。

“天人响二声了啦!”老妪急叫拚了命的往岸边划去。

冷豫天望着她露出微笑。笑意盎然完全不同于过去温吞的笑他向她说道:“人有劫数神仙亦然。我共经历三次天劫每次都让我无欲无求的心给渡过唯独此次我是失算了。长久以来我虽守着人世间却因看尽生老病死而逐渐失了慈悲心是你让我想起什么是慈悲。挽泪别教我失望。我死后你上泰山之巅那里有散仙出没若能跟着他们潜心修行你能修成正果的。”

他在说什么啊?他是神怎会死?挽泪要拉下他的手臂现连他的衣袍也湿了大半浓郁的香味……是从他身上传来!

她的心一沉使劲想要推开他。他抓住她的双手她用脚拚命踢他他却文风不动。可恶!

锣响第三声余音完全隐去之际正是鬼门大关的时候。

他仍然在微笑。“保重了挽泪。”

不她不要走啊!挽泪想叫却紧紧被他捂住嘴这个浑帐!她心甘情愿的死正是因为他不爱她。留在一个没人爱她的世间有何意义?如今他逼她回去他却遭了天劫那么她回去又有何用!

她不走!她不走!

目光盯着他再死一次也不肯走。

“天人!”老妪叫道余音缭绕已逐渐散去。

冷豫天勾起真心的笑意取笑似的说道:“也许我不该说但现在不说以后怕再也没有机会连我自己也料想不到千百年的道行会栽在你身上。你的动情打动了我从那把刀穿过你的心沾着你的血刺透我的心时我……很吃惊究竟多深的爱才会让你毫不犹豫的为我挨那刀。挽泪我虽无情但我还有心不会不动容于你的一切。”他轻吐口气柔声说道:“我爱上你了挽泪。”不等她露出惊骇的神情一掌将她的死魂拍飞到空中。

地府天色黑暗她的魂魄愈飘愈远鬼门在即她看着他微笑目送仿佛转眼间便能再见。他这算什么?他想要自己死吗?就在他告诉她──他爱她之后?她不甘心啊要死宁愿一起死也不要独活。正要张口泄真气却见他身后的老妪跑到船对着天空哭喊道:“挽泪你自己保重吧──”

阴风用力吹掀老妪的衣袍连着衣帽一块吹翻露出一头白及熟悉的老脸。挽泪一怔一时之间忘了开口。

怎会是她!

脑中才转此念余音消失在地府之间她的魂魄难以克制的受到撞击终于失去了意识──

身子猛然动弹两下惊动守在一旁的谈笑生。

他揉了揉眼睛连滚带爬到挽泪身边低喊:“挽泪姑娘!”

没有反应是自己错看了吧!

“人死怎会复生?偏偏我就信了冷兄的话。他是神自然与众不同能上穷碧落下黄泉找挽泪我是个人愚昧无知别说是碧落黄泉了能走完天下路我就该偷笑了乖乖等着吧。”他搔搔头又坐下来。肚子饿了便拿厚实的大饼咬着。

这两天一夜来就是这么度过的幸好他够机敏又节省随时带着乾粮不然还真不知道要饿多久。

忽地挽泪又动了动谈笑生手里的大饼掉落眼珠子差点跟着一块掉下。

“挽……挽泪姑娘?”东张西望一番并无冷豫天的身影她……是真复活了吗?

人死复活……算不算人啊?

挽泪掀开眼皮眼前一片迷蒙她眨了数次凝聚焦点。

天是蓝的暖风在吹所有的景色都是明亮的还有正盯着她的谈笑生。

“挽泪你……你真活过来了?”谈笑生惊声尖叫吓得连退几步躲进矮丛后头。

“我……。”她一张嘴就觉无限生气散去她一惊急忙爬起来顿时感到手脚软跌坐在地。

“他呢?”她叫道:“这是梦吧?他没去救我是不是?他呢?在哪儿?”

谈笑生不明所以仍照实答道:“冷豫天下地府前要我看住你的身体不受破坏。你……遇见他了吗?”

她闻言闪神了茫茫然的瞪着地上胸口在喘是灵体刚回身子难以承受的束缚所致。

“你骗我……。”她喃喃道脑中不停的闪过地府一切。“那一定是梦……他是这么的无情……就算我求他他也不愿插手管人间事为什么……为什么?该死的你!”她忽然怒叫:“这算什么?算什么啊!你这叫爱我?真的是爱吗?若是男女之爱你怎会抛下我?混帐、混帐!”她用力捶地粗砾的石子磨割她的手她恍若未觉又怒又恨的捶打地上。“到头来我还是一个人!你呢?你在哪里?这叫为我好!不如一块死!难道你还会不知道活下来的那个才是最痛苦的……。”气在喘脑中纷乱始终烙印着他微笑的爱语。

他爱她?是骗人的呢?真爱她不会这样待她的她宁求同年同日同日死宁受千刀万剐宁愿度过漫漫岁月以遇见他她要独活干什么啊?

怀里忽然摸到匕她立刻掏出来谈笑生大惊也顾不得她是不是僵尸急忙冲出矮丛欲夺匕。

“你这是干什么?”

“我要回地府找他!”

“怎么回?是想要自尽?”谈笑生紧抓匕不放:“挽泪你忘了你是不死之身吗?如今你就算千刀万剐也死不掉、下不了地府了!”

“不下地府我不甘心!”

“冷兄救你不是要你再堕死界!你不知你被牛头马面带走时冷兄的脸色有多可怕!他不顾吐血身伤执意下黄泉救你你若不领这分情岂不让他白救了?”

“吐血?”他是神无病无痛怎会吐血?

“这是他的天劫!临走前他是这么说的他还说若不幸只有一人回来要我多加照顾我觉得奇怪就算一人回来也该是他何必还说一些教人听不懂的话如今才知道这一人只有你。”谈笑生迟疑了下问道:“冷兄……还活着吗?”他是凡人所幻想的空间有限无法想像地狱之貌也无法理解为何一个神会困在地府之中。

挽泪痛苦的弯下身咬住鲜血直流的唇愤恨的说:“我要他救我做什么?叫我要他救我做什么?要我一生一世想着他、念着他这是他给我的苦啊──”眼热涩却难以流泪。

要她抱着对他的回忆过活不如让她受尽十八层地狱的苦楚。她已经活得够久未来更久的岁月里没有他只有回忆她会疯狂。

“你狠你够狠……。”她近乎疯狂的喃喃道银眸无焦距的盯着前方瞳上映着的是他微笑的目送。

我爱上了你。

什么爱啊?是男女之爱或是神佛大爱?以为他作了牺牲就不必再受她纠缠了吗?要她不再纠缠尽管明说就是何必以命抵命!

她爱他不是要他死不是要他舍命相救!

我死后你就上泰山之巅那里有散仙……。

散仙!散仙!她要个神仙做什么?!她以为她看见神都会爱吗……散仙?泰山?那里有神仙!

“挽泪?”

“有神仙!”她脱口叫道一线曙光闪过眼前激恨难消的情化为无数希望穷尽自己之能她也没办法再死一次、没办法下地府可是那些神可以啊!

“什么神仙?在哪儿?”谈笑生以为她疯了。放眼望去天地之间只有他们两人哪。

“泰山之巅。”她低喘突如其来的希望让她全身打颤她的眼眶红了抬眼看着谈笑生。

他一怔对上她奇异的银眸。

“我要上泰山之巅!”

“上……上那里做什么!”谈笑生目不转睛的盯着她一双银色眸子当日在五里坡分手她的眸是黑色的充满妖美奇诡却又深情似人如今她怎会变成银色的眸子?

好……好眼熟!眼熟到从小背得滚瓜烂熟的祖训一一浮现心头。

“有一名叫挽泪的女子她有一双银色的眼眸如果后代子孙遇见此女必定要为先人达成遗愿……。”

怎会遗忘呢!挽泪、挽泪多么特殊的名字若不是见到这一双银色的眼眸恐怕他一辈子也不会想到祖上的遗言竟会落到他这一代实现──

“我要上泰山救命。”挽泪咬牙坚定道凌乱的长垂地清艳小脸上沾泥背着光的虚弱身影却充满希望。

谈笑生张口欲言却不知该如何启口他要怎么说才不会让她又受刺激?

斟酌良久他终于脱口而出:“要救冷兄算我一份吧。”

三个月后泰山顶峰──

烈日当头暖风吹来却带股寒意让人忍不住打起哆嗦;蒙蒙白稀的云雾缭绕彷佛触手可及。

无数茂盛的枝叶山石间坐着一个男人。从男人的角度可以窥视到一女跪在悬崖之上云雾围绕在她四周烈日直射在她身子上拉出短短的影子冷风袭来吹动她红色的旧衫。

“挽泪水送来了。”一名儒衣男子拿着水袋过来。

挽泪动了动抬起脸来。“你来了……。”她的唇是白色的两颊微凹她甩了甩头收回飘浮的神智。

“挽泪你跪了一个月不要说是神了连个鬼都没出现。咱们另寻他法总有法子可以救冷兄的。”

挽泪小口小口的喝着泉水乾渴的喉咙获得舒解之后才有力气说话。

“什么法子?”

“这……。”谈笑生哑然半晌气得跳脚捶胸。“难道你成天跪在这里就是法子了吗?我可没看见有什么神出现!我谈笑生今年二十有三所见到的神也只有冷豫天一人一人一生能见到神几次?一次就已嫌多了。他们高高在上、圣洁不可侵犯要见到他们是难上加难。挽泪你跪在这里又有什么用?冷兄之无情你不是没有见识过就算你在此跪死了也不会有神怜悯你何况……何况他搞不好早死了。”

挽泪立刻瞪他一眼薄怒道:“你要走就走我从没留你!”语毕随即闭目长跪不再理会他。

谈笑生讨了没趣也是一脸怒容的往盖了一月有余的草屋走去。虽怒但也明白稍晚自己还会再送水来。

挽泪垂下脸身子又冷又热。白天如火烤夜如浸潭比死亡的瞬间还要难受。

“你到底要跪多久呢?”

没有想过要跪多久就算成了化石、一生一世都得跪在这里任其风吹雨淋她也心甘情愿。

“那么你信佛吗?”

挽泪后知后觉的现这亲切无比的声音并非来自谈笑生她迅张开眼东张西望。

“是……是谁?”

“你信佛吗?”声音再度传来挽泪循声望去见到远处有一名男子似乎坐在石头上茂盛的树叶掩去他大部分的身体与容貌;能分得出他是男性是从他衣衫的一角辨认出那是男人的衣服而非从他的声音认出来。

他的声音亲切犹如冷豫天的却难分男女也多了一分难以言喻的威严存在。他应是冷豫天的同伴吧?

“我要你照实说不得隐瞒。”

“我……。”她迟疑了一下说道:“我不信神佛。”

“那你为何跪于此地?”

“我求神救命。”

“你不是不信神佛?”

“我不信并不表示这世间没有神佛你……你是冷豫天的同伴吧?你救他吧我求求你救他吧──”

“冷豫天?那是谁?我可不认识他。”

挽泪的心下沈跪着向他移了几步现他身形不动却始终与她保待一定的距离让她难以接近。

“不你胡说你也是神他也是为何你不救他?就算你再无情也该救自己的同伴啊。”

“我无情?普天之下谁敢说我无情?我确实不知谁是冷豫天人间姓名不过是代称能留下百世姓名的又有几人。”

好不容易等到一个神仙若是他不肯她必须再等多久才会有人救他?挽泪心急如焚叫道:“你是神仙能救他的我……我给你磕头!”她不停的用力磕头额头砸在砾石上一次、二次、三次不停的磕。

山上灰白色的碎石逐渐染了红他也不吭声就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约莫一炷香后她仍在磕头长凌乱纠结每一次抬起头额间的血滑落眼角再流下来。

“你对他真是用情之深。”他打破沉默语气极淡彷佛不为她的举动所感。“但又有什么用呢?他是个神七情六欲皆不动动了便是犯天规你要他如何自处?神仙谈爱只会堕进爱恨嗔疑之苦。”

他肯开口就表示事情还有挽救之地她又惊又喜内心又痛苦万分。追寻这么久到最后仍要割舍可是她割舍得心甘情愿只要知道他还活着就算永远不能再见她也认命。

“我不再纠缠他让一切回到原点。”

“原点?那可复杂了你以为你与他的原点从哪儿开始的?”

“正是当日城外野营之地。”

“若有这么简单就好我也不必下凡沾惹一身腥。”男人停顿开始说道:“挽泪你可知你原是一生性凶残的野生狐狸七百年前遇有一神仙他一时慈悲心将你化为人形加诸手铐脚镣让你杀不了人旁人也无法伤你。他原是一片好心望你潜心修行没料到你劣性未改始终不愿亲近神佛。”

乍听自己是狐狸之身彷佛雷电狠狠打进她虚弱的身子里。她低喘口气顿时天旋地转起来。

她是妖怪!真是妖怪!遗忘了自己的出身。只知自己长命不死别人喊着她是妖怪她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异于常人但心里总是期盼这都是众人的误会其实她是个人只是出了差错。如今一语打破了她数百年来最微弱的希望她难以承受天旋地转中只觉身子一软神智要飘离身躯之内──

冷豫天!

还没救他!

她硬生生的拉回神智用力掴了自己一巴掌她在喘喷出来的气息尽是高热的温度。她不能昏不能昏死过去他还在等着她救!

她咬着唇咬到血流不止痛醒自己。

“无论──”喉口不停翻搅她已一日未有进食怎么还会想吐?她猛力咽了咽艰涩的开口:“无论我是不是妖怪……我……求你救救他──”

“你不恨那个神仙吗?”那男人问道。“恨他若不是一时慈悲心将你弄成*人不人、妖不妖的受尽众人奚落?”

“我恨我当然恨!”挽泪叫道:“你究竟愿不愿救他?”

“好吧我也非残忍之人。我常听说人间有情究竟是什么情呢?亲情、爱情抑或友情?那些都是私己短薄之爱我倒要瞧瞧你的私己之爱能维持多久咱们来打个赌。你回来之后若能不改其心我就将他还给你;若是你心意已变我要你从此潜心修行不再理会红尘俗事。”

“回来?我要去哪儿?”

“去一个你当年允诺永远不再见的伤心地。”

明明瞧不见他却能感觉他拂袖的动作。恍惚间天地在变动她的眼一花堕进时空的洪流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