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冷二爷休怪咱们无情!”六名大汉叫道冲上前齐刀乱砍被掷在远处的挽泪倒抽口气。

“冷豫天!你在哪儿!”只恨双脚难立她不甘心闻声爬行过来。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这么浅显的道理难道你们都不懂!”冷豫天并无痛下杀手的打算刀砍他躲躲得轻松不费力。

“咱们只懂踩着尸体往上爬的浅显道理杀了你、杀了断指无赦整个黑龙寨都是咱们的!还需要看你们的脸色过活吗!”大汉大声斥道。

“就算爬上了顶接着呢!人间名利浮华转眼即空数十年后你是白骨一堆。这些名利浮华能跟着你陪葬吗?”

“啐!老子就是不爽你一堆佛理老子十年来杀了多少人如果真有神佛怎么就不见他显灵来治我?不如你去死吧上了天去见神佛问问他你这个好人怎么会被我这恶人杀那时候你就知遇神佛有没有用!”

“善恶果报终有到你们无心悔改神佛也无用了。”

乱刀齐砍始终砍不到人山盗心里不住的惊跳。若一举不成谁知遇他嘴里说着佛言佛语回头会不会杀死他们!在他们的世界里不是杀人就是破人杀冷二爷的功夫高不可测只有……只有……。

“擒那女人逼他自尽!”有人忽然说道。

挽泪闻言一惊从腰间抽出匕紧握在手。寒风吹来吹动山树茂盛的厚叶沙沙作响乌云被风吹动露出月亮一角挽泪瞧见两名山贼往她这里奔来。她严阵以待即使不便行走也不要负累他……她轻啊一声见到冷豫天身形晃来要护她的同时瞥到强盗们互使眼神似乎压根儿无心来捉她反将六把刀一同砍向他。

“小心!”挽泪大叫。他一点防备都没有若被砍了还有命吗?还有命吗!一时间脑袋轰轰作响不知自己是如何站起来的等到现时她已奔过去。

刀划过他腰际他淡淡蹙起眉左手食指向刀锋一弹立成两半另个山贼由后方砍来他像早已预知旋身闪过踢回一脚脚力不重处处留情。三把刀同时向他迎面划来他过了一步右手抓住三把刀锋一抽往树干飞去。

“小心背后!”

冷豫天回过身还不及定神一看挽泪已扑上来抱住他。

她的抱法一如以往紧紧的从前身抱住他的腰他直觉要推开她却见她的身后刀锋已经顶住她的背心刹那穿透她的心脏。

“说过要给你剖心这下还看你的心会不会痛!”强盗叫道步步冲前同时扭动刀柄。

火辣辣的血液在心肺中燃烧挽泪仍死抱住冷豫天不放一时的冲力让冷豫天跄跌数步刀锋用力透刺她的心脏直接划进他的胸膛。

鲜血飞溅喷上他脸庞。

直到抵上身后树干他才煞住双眸难以置信的注视挽泪。

她身子一软往下滑落刀穿过二人的身体嵌在树上他忙搂住她的腰怕刀子将她剖成两半。

“他……他死了吧?”强盗气喘喊道。

“怎会不死?我那刀使了十足的力道刺进他们的身体他们要不死就是神仙了。姓冷的成天说佛我倒要看看神佛会不会救他?我呸!让他们一刀毙命是让他们痛快不如就让他们心连心的等死连作鬼也都在一起我也算是一时好心肠了。”

“不知道兄弟们杀死断指无赦了没?”

“放心吧连天都站在咱们这边了否则怎会让我们轻易解决了冷二爷?”冷二爷深不可测能这么轻易杀掉他是意料之外的事。

强盗们的声音愈飘愈远显然当他们是必死无疑。

乌云又罩住月亮冷风更强挽泪动了一下。

“好……痛……。”她气若游丝从昏迷里勉强拉回几许神智张开痛苦的双眸“你……你有没有伤到?”

冷豫天仍是盯着她。

没听见他应声她慌张费力的抬起脸想要伸手摸他的脸却无力举起。“你……你受伤了吗?”

“不我没事……。”他一向能在黑暗中视物尤其如此接近。她的唇畔不停有血丝流下。

“没事就好……。”心好痛痛到以为被活生生的掏出了可是一想到他毫无伤这点痛她能忍。

“你却受伤了。”

她挤出个笑脑袋昏沉沉的“不怕……我……我不会死……。可是你不一样……呕……。”血从嘴里喷出来她的胸口能够感受到那把穿透的刀插在那里方才强盗扭动刀柄活生生的让她心脏的部位翻搅切割可是她还是不会死再怎样的痛她还是活生生的。

“我……我……很可怕吧?”她边说边流血唇畔是凄楚的笑。“就算是把我的心挖出来了……我还是能活下来……你……你不要怕我……我不会再缠你的:你……呕……你快走万一他们回来就不好了……。”感觉到他全身紧绷她真的很可怕吗?他是第一次见到怎么也杀不死的妖怪吧?

“你为何要这样对我?”

“我说过我喜欢你……。”

“人世间的爱短薄而利己。”

“我不懂什么是人世间的爱……我只知道……我曾说过可以为你而死……那不是假话……就算砍去我的四肢我也会保护你。你快逃吧……。”她吃力的想要张开眼睛再看他最后一眼;心痛到连眼皮都不及抬便昏死过去。

等醒来之后就再也看不见他了一生一世。也许醒来之后她的心已被掏出。那都无所谓了只要他安好能寿终正寝到百年就算日日受掏心之苦她也甘愿。

只恨自己不是人若是人就能与他相伴一生;只恨自己不流泪咬着牙将万般苦咽下。

反正她已经习惯没有人爱的日子她不怕了真的不怕。原来爱一个人的心情是牺牲奉献也毫无怨由如果有来世就好能与他相偕白偏偏她是个没有来世的妖怪永远只能躲在一旁看他娶妻生子。

也好跟个人总比跟妖好。

冷豫天看她已然昏迷怔忡了下从她背后抓住刀柄俐落的抽出。她震动了一下细致的眉头蹙起血从她胸口飞溅出来。

刀锋上尽是血迹有她的也有他的。

他轻轻托她躺到地上她的唇掀了掀似在说“快逃”他眼底的迷惑更深。

他的胸口尚在淌血他却毫无知觉仍处于方才她挡刀的震撼下。

为他挡刀挡第一刀他能接受。人挡第一刀会痛直觉会闪开要再继续挡下去会犹豫刹那这是人之常情、直觉反应她却不然仍死抱不放甘愿受穿心之苦。

为什么?

因为爱他?

她的爱未免太过私情。古有佛祖割肉为视一律平等也表博爱之情所以佛祖割己肉喂鹰。她呢?只为一个私爱、为一个心爱的男人忍受穿心之苦未免太过小器。这是私爱与大爱的不同但为何他会受到如此大的震撼?

脑里不停映着她穿心时她眼里的坚决从未改过即使是受翻搅刀割之苦她也咬牙不离他为什么?

心里的激汤难以言喻。这就是人世间的男女之爱?以往他处于旁观者没有走进红尘里不知道里头的疑情狂爱有多骇人……他怔忡的望着她半晌脑里纷乱难解。他有什么好?好到让她舍命相救?就算不会死这种掏心之痛又有谁可以忍受?

他额上的汗不停的滑落沈浸在方才的余震里难以自拔。

风淡淡的吹拂耳畔响起轻微奇异的声音。

他一惊这才现刚刚由“无我”跌进“自我”的深渊里。

他连忙收敛心神张开眼又瞧到她全身鲜血淋漓心一动心神又纷乱起来。

她是为他而伤纵使她说她是不死身但心被翻搅刀割怎还活得下去?

他抿起唇将自己胸口淌下的血滴在她的心窝上随即撕下衣袖简单的为她包扎起来。

他将她抱起目光微瞥心头猛然又震上。

世间少有能让他震撼的事情偏偏今晚一连数次令他猝不及防的料都没料到。

之前没有注意过只当她是哪里的小妖而已如今他滴血给她才清楚瞧见她的双手之间有手铐双足之间有脚镣普通人是瞧不见的。

手铐脚镣多眼熟!眼熟到不敢相信手铐是长命锁保人长命不死;脚镣是道德练被练者无法伤人是**顽劣妖魔的这两样皆是数百年前他的宝物而后缠在一顽劣小妖身上。原来她的不死身不是天生而是他数百年前一时慈悲赐予的。

“爷姑娘昏睡好久了要不要小的请大夫来瞧瞧?”

“不必她自己会醒过来。”

“会醒就好爷您是知道的咱们客栈是小本经营禁不起死人的……我的意思是姑娘不会死我只是怕……。”

“我明白掌柜的意思你大可放心她一定会醒来只是时候未到。”

“那……那就好、那就好。”客倌说得太深奥就算不能理解也只能装懂。无言的退下。

冷豫天望着她苍白的睡容。即使在梦里她仍然蹙着眉似乎在作恶梦。虽然他有开人梦境之能但那算是偷窥旁人心志非正派君子所为;除非救人否则他不愿动用这种能力。

心头略嫌烦躁为了什么也说不出所以然来。撇开目光不再瞧她缓缓绕着圆桌踱步。

她的痛苦是他造成若没有当年一时的兴起她不曾度过漫漫岁月。他一直以为她早修成正果……不应该说他早就遗忘他曾有过的善举遗忘他曾施恩于她。

那是什么恩?对她来说只是连串苦头的启端。

“应该是心怀歉疚吧……。”不然怎会如此烦躁?

脑里浮现她挡刀的那一幕不免愈走愈快愈走愈心烦气躁。

“快……!”细碎的呻吟被他的脚步声掩去。他的双手敛后一时受不住斗室之小走到窗边将窗打开。

“快逃!”挽泪猛然弹起随即被挖心的痛震回床上痛苦的翻腾。“好痛……痛……。”

“挽泪。”

她闻言张开眼从眼角觑到他倾身靠过来原来捂住心口的手摸上他的脸急切的问:“你……你没事吧?”

“我很好倒是你你受了伤。”

心口的痛比火烧还难过但她的唇溢起轻笑。“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她闭了闭眼睛用力咬住唇忍住呻吟。

他眼底又闪过刹那间的迷惑。“你不痛吗?”开口问的是他难道她身上的疼痛是假的吗?

“好痛……。”她辗转翻腾黑凌乱的散在枕上她的拳头紧握汗珠直流流到她气虚几乎再度昏死过去但又随即痛得惊醒。

原来人没了心不能活不是因为失去心而是那种刮心时的痛过了人类所能忍受的极限。

她咬住牙关鲜血从牙缝里流出来。有人擦着她的脸她露出眼缝看见他以衣袖拭她的汗苦笑说道:“你……你不要内疚我……我不会死……。”又咬住牙忍了一会儿才再喘息说道:“你放心……就算我一个人没人照顾……:也能活下来……。”迟疑了一下问道:“我……我的心被掏出来了吗?”不敢想像自己将来成了无心人即使伤口愈合了心口的地方却是空荡的。

“如果我说是你会后悔吗?”他忽然问道。

她的眼神黯了下。“不……再来一次我也不后悔……。”心脏的痛楚拉扯所有的神经一时全身痉挛痛晕了过去。

疼痛仍然在蔓延她又痛醒过来。挽泪气虚的看着他复杂的神色勉强拉扯惨白的唇。“你在为我难过?我可不要。我要的……不是你的同情……你走吧……我挨刀是心甘情愿不关你的事……。”

“你有伤在身我怎么能够一走了之?”

“我是不死妖怪……。”她调开视线不愿看他的嫌弃。

身受重伤而能活下来她根本不是人。听是一回事亲眼目睹是一回事如今他见了会觉得害怕吧?连她自己都害怕他怎会不怕呢?

“我是不死身忍几天痛就过了我还活着你……你快走吧免得我再后悔死缠烂打的赖上你……。”

迟疑了下冷豫天说道:“我说过我要让你有心向佛。”

“我也说过我一生一世不信佛……噢……!”指甲插进掌心她抿着唇合眼忍痛。

“我走了你不怕再孤独一人?”

“反正任何人迟早都会从我身边离去我还怕什么……。”她的唇在颤动他伸手摸她的脸是一脸的冷汗;她的手也是冷的全身冰冷冷没有温度。

她的身躯这样痛苦简直是经历由生转死的痛。人死是刹那间之事虽然是难言的痛苦但也只有短暂的那一刻但她分明延长死亡那一刻的痛。等醒后她仍然活着永远不会忘掉这令人骇怕的痛苦。

她不会死却得经历死痛是他造的罪。

如果当年他没有一时兴起她也只是条普通生命跟随着生命轮盘转世不会到今天这种地步。

奇异的感觉紧紧抓住他的知觉他抬起脸来斗室在他眼里仍是斗室却再无以往身处斗室心在天地之间的豁达胸襟。

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错?

“我留下来。”他开口。

她身子在抽搐黑眸半张无神的凝睇他半晌。

“是了……我忘了你要借寿自然不能离开……好……你留下来吧我会借寿给你的……。”气虚已至她紧紧闭上眼眸。

修长浓密的睫毛映在苍白的脸上显得奄奄一息。

她虽没有明说方才的眼神却在诉说他的无情。

什么叫无情?

他无情吗?他只是不愿破坏因果轮回人之生死由天定、由果报他插手只会乱了天体运行之道瞧瞧他当年一时慈悲造成什么样的结果?

难道他这样就叫无情?

心里烦躁更甚狠心撇头不再瞧她走出客房之外。

客房外有庭有院有天有地比起斗室应该让人心旷神怡。他深吸口气自然之气环绕他的身躯稍稍平复心头烦躁。

忽地屋内细微的呻吟让他胃部一阵翻搅涌至喉口他嘴一张却什么也吐不出来。

“客倌您哪儿不舒服?”店家端着洗脸盆走进回廊问道。

他还能吐出什么?

早在数千年前他就没了七情六欲他还有什么可以吐的?

“客倌?”

他半眯着眸子喃喃道:“你有没有过一种经历……。”

“什么?”

“一个人全心全意为你为你生、为你死、为你受尽千百煎熬也心甘情愿?”

“啊客倌?”早知就不该收留他们两个人都有病!一个躺在床上生死未卜一个竟然起癫来!

“没人为我受过因为我万能。她为什么这么毫不迟疑的为我挡刀?”脑海不停闪着那一幕想起她的漏*点狂爱。

她像飞蛾不停的扑火。他不是人也不是飞蛾他是水永远感受不到焚烧的刹那飞蛾与火的心境。可是为什么他温和的水流里开始起了波动?

“我愿渡化天下所有不识之人却渡不了爱我之人……。”他闭上眼睛。

短短几句话已将天下人与挽泪有所区分。

何谓神?何谓天人?

心中无远近亲疏皆以大爱奉世。在他眼里众人皆是一貌姓名皆是无用他的心大到可以容纳天下人而无分轻重但如今他的话出口了上天在听诸神在看──

看他陷进万劫不复的天劫里。

七日后他推开房门见她已醒半是坐卧在床上。

“还会疼痛吗?”他问道将洗脸盆搁下走近床沿瞧见她正费力梳理她的长他伸出手笑道:“我来帮你吧。”

她微愕抬起目光盯着他。“你要帮我梳头?”

他的视线落在她略嫌浅色的眼瞳仍然面不改色的拿过她手里的木梳说道:“转过身子吧我这辈子还没为人梳过头你不嫌弃就好。”

木梳极旧旧到不能想像究竟是多久以前留下的梳齿断了几根……

“改日我帮你作个木梳。”他平静的说道撩起她的长专心梳理。

她黑而细柔如丝绸教人舍不得放手。

“这是我娘留给我的遗物我舍不得丢就留下了。”她□声说道。

“遗物?”

“她不是妖怪是曾收养我的老妇人……。”挽泪闭上眼喃道:“她待我很好很好一点也不嫌弃我。”

他注视着她的黑明白她在说假话却不戳破若真不嫌弃她又怎么会造就今天的挽泪?

“你的娘真好。”他随口应道。

“是啊我的娘是天下间最好的娘。”她的唇畔是酸涩的笑随即注意到他停下手。“梳好了吗?等我洗个脸便能上路了。”她转身欲接木梳见到他奇异的神态忍不住担心脱口道:“你是不舒服吗?”话说出了来不及咬住唇明明要自己不再表露关切之情的偏偏人孬爱他的心意从来没有稍减过啊。他回过神微微一笑的摇头“我身强体壮不曾有过病痛哪里会不舒服。”

她暗松口气垂眼小心翼翼地用布包住木梳。他目不转睛的望着神色难读:“你该再留几天的。”

“我好多了。你不是说那借寿之人不能等吗?”她站起来有点头昏眼花的。

直觉地他伸手欲扶住她在见她抬起脸来双瞳的颜色更淡时他猛然缩回手。

她没吭声咬住下唇摇摇晃晃的走去冲水洗脸。

水中的倒影好憔悴。他是被他的脸色吓到了吗?明知不该着求但心里总是渴望他不会怕她。

不会才怪!七天之前她活生生被人剖心如今已然痊愈他没有逃之夭夭她就该偷笑。

这几日见到他时他像心事重重也心不在焉。她不敢多问怕他流露惊骇的神情。

“你刚好路途颠簸我雇了辆马车在外头等着。”

“马车?”她吃了一惊。“咱们不是用走的吗?”他过得像苦行僧一切皆采最原始的方法──路是用走的睡是夜宿山间要不就是民宿极少住在客栈里吃更随意全然是修道中人的作法;会雇马车着实让她惊讶但惊讶过后迅理解了。

那借寿之人必定命在旦夕所以才要雇车兼程赶路。她心里莫名的起了妒意。不管是男是女能引起他的关心必定在他心里占有一席之地。

马车在客栈后门车夫一见他们走来连忙将布幔撩开不由自主的看着她的双眸。

“瞧什么瞧要我将你的眼珠子挖下来吗?”挽泪气虚道想要狠狠的瞪他一眼却喘得要死。

冷豫天摇头叹息将她扶进车内。“若天下人都看着你你不是得要挖尽天下人的眼珠吗?”

“挖就挖我怕什么!谁教他要用奇怪的眼神瞧我!”挽泪恼道。

马车轻轻摇晃窗幔后的景物在动她有些头昏却咬着牙关撑着。

“也许他是瞧你漂亮。”

她一怔望着他平静无波的脸庞“在你心中会有美丑之分吗?”

他的黑瞳里映着她清艳的娇容娇容上是爱恨分明的神态。良久他才答道:“你很有生气。”

她略嫌失望的撇开脸不再看他。有生气有什么用?别说是动心连一刹那的闪神都没有过。如果有足以吸引他的容貌她也就不必爱得这么苦了。她闭上眸子心头的一时激动让她头晕不由得倒下去随即又摇了摇头振作的坐起来。

“你休息吧。”冷豫天从车上拿出薄毯。

“不我不需要。我可不想连休息也听你说着佛家道理。”

“我不说你睡吧。”他微笑的将薄毯铺在车板上。

挽泪怀疑的盯着他。他何时变得这么好心了?夜宿荒山野岭他从不曾主动询问她是否冷了、是否怕山间野兽自顾自的闭目养神即使她赖着他睡他也无动于衷。

虽然怀疑但身子还是撑不住的倒向薄毯上。她低吐了口气神智昏沉沉的眼睛不肯闭就这样望着他。

“睡不着?”他问。

“睡不着也不要你说佛家道理。”

“我说过我不说了。你想听什么?”他的语气温和亲切却多了什么。她真恨自己的愚昧只能听出有异却不知异在哪里。

她想睡但不愿回到没有他的梦里随口问道:“那借寿之人到底是谁?竟然能让无情的你有心救他?”

冷豫天靠着布幔之处挡风。他淡笑道:“我跟她没有多大关系。若真要论她与我来自同一个地方。”

“是同乡?”她不信仅仅同乡就能引起他关注那他还算无情人吗?

“我原是黑龙寨二当家……。”见她吃惊的模样微笑。“我不像吗?”

“是不像我以为你是修道中人。”否则怎会三不五时把佛理琅琅上口?

见她专注聆听双颊略有红润他不由露出浅笑继续说道:“我也算修道中人几年前上山当上二寨主是在等。”

“等什么?”

“等断指无赦的下场。”他解释道:“你少涉世自然不知京城近年有强盗扰民官府却又无可奈何因为黑龙山上的大当家断指无赦作恶多端杀人无数官府围剿数次皆无功而返。”

“你在等他的下场?等他死吗?”

他微笑点头。

“他什么时候死?”

“他虽然作恶多端但脱轨的罪孽之身跳脱因果他会寿终正寝而死。”

他连人的寿命都能算出来几乎跟神仙没有两样这样的想法不经意地在她心里滑过但更深的疑惑让她问出口:“他既然罪孽难恕为什么你只看着他却不杀了他?”

他含蓄道:“我并非普通人不该插手人间事。”

挽泪注视着他淡然的神情他似乎不觉得他有何错误。

“你究竟是残忍还是无情?”她缓缓摇头。“你守着他有什么用?看着他寿终正寝又有什么用?他照样屠杀生灵照样死了许多人。你以为你洞悉天机掌握一切天命那又如何?你连条命都不愿意去救算什么修道中人?”

“天命难改。”

“嗤。”她冷笑。“好个天命难改。我瞧不是天命难改是根本没有神佛之说若有神佛怎会容许你说的杀人魔现世造孽?”

“人靠己身神只能看不能插手插了手扰乱人间因果人人靠佛而不自救这样天下将大乱。”

“好个藉口还好你不是神。你看似温和善良但压根儿没有慈悲心。”不是存心想要对他冷言冷语的只是一想及有多少人挫败在他的无情下心里就好苦。

她也是其中一个啊。

不求他有多爱她只求她爱他的万分之一就算让她再经历一次穿心之痛她也二话不说咬牙忍了!

见她一脸悲苦他不再言语怕她动气伤身……这个念头微微晃过心头他倏然一惊连忙闭上眼不再瞧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