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挽泪挽泪天亮了。”

“娘……”好久好久不曾听见有人喊她的名字满心的感动眼眶热却流不出眼泪来。

“我不是你娘你若不起来我可要先走了。”

“不别抛下我!”她受到惊吓直觉抱住他的颈项。“不要再嫌弃我了我好寂寞……。”有人扯着她的双臂像要将她推开。

她张开惺忪睡眼见到的是他温和的表情。

“我不是你娘。”冷豫天好脾气的说道。

她眨了眨眼回到现实。四周是破庙的景象泪眼佛像在他的身后这一切不是梦。她的脸浮起淡淡的羞涩正要告诉他她作了一个梦梦里有娘有他到最后都离她而去就算她再怎么叫仍然无人理会没有人喊她的名字她只有孤单一人摆汤在人世间幸好这只是梦她还有他。

才要启口冷豫天就硬将她的手臂拉开起身退开。

“要离开就得趁早若不慎被城里的人瞧见要脱身就难了。”冷豫天站在供桌前对着佛像微微一笑拎起包袱。“我先到外头等你。”

挽泪怔忡了一会儿呆呆的望着自己空虚的怀抱再抬起脸注视有慈悲貌的佛像。在他心里她怕是连佛像的一根手指都不及偏偏她死心塌地就认了他一人。

她站起来头有点昏沉是昨晚受的风寒吧。

步出破庙谈笑生笑嘻嘻的走来。“挽泪姑娘今日一别不知何时再见了……”见到她异常苍白的脸色他敛起嘻笑口吻关心问道:“你是不是哪儿不舒服需不需要我把脉?”

她的眼底闪过刹那的迷惑目光不由自主移到杨柳树下等候的冷豫天。

“你的心真细。”她喃喃为所爱的人找藉口。

“我的心思是最简单的了……”谈笑生注意到她的目光及时住口同情的附和:“你说的是。我的心思一向细密自然现你的不适。”本想趁离别之际点她一点让她现姓冷的并非凡人但如今瞧她疑眼相望的神色要如何说得出口!

“旁的男人怎会有我的这般心思挽泪姑娘若愿意就跟我一块走吧”谈笑生脱口而出见到她吃惊的注目心底打定主意。“对我虽无冷兄之能但起码有一技之长可以□口饱肚。我也无家累咱们可以义结金兰以兄妹之情云游四海……呃你年长愿当姐姐也行啦。”唉他就是好心容不得旁人践踏少女心。挽泪错愕极了。“你……你是疯了吗?”

“什么疯?”他白她一眼。“我可是想了一夜呢。我祖上有训一条:人有坏人妖有好妖什么是好什么是坏莫听旁人胡言乱语由自己判断。若遇上妖怪手下留情三分。为何会有这项祖训我不清楚只知流传已久你以为我为何见你而不惧?愚民因为未知而恐惧你不过是个不死身拥有人没有的长生命除此外你还能做什么?唉这样也好等我百年之后起码有人为我上香祝祷。挽泪妹妹你若只是寂寞想要人作伴不如与我浪迹天涯;若是你心已有所依我就不勉强──”说到最后声量故意放大了点存心让杨柳树下等候的男人听见。

那男人仍是无所动让谈笑生气得牙痒痒的差点冲过去打他几拳。

她垂下视线掩去眼底的激动低语:“我是寂寞……没有人愿与我说话与我相伴的只有野兽畜牲。它们不懂话难以沟通往往待在一地就不再动了天地之间岁月在流转自己却犹如行尸走肉。曾经我想过只要有人愿陪我说说话我甘愿为他死、为他生而现在你是心甘情愿了可是……可是我……。”

“挽泪?”杨柳树下的男人在叫她。

她的身形动了听着他的叫声不由自主的移向杨柳树下。

她的行径已显露她的选择。

“挽泪姑娘自己保重了。”谈笑生叫道目送他们。

挽泪回头露出淡淡笑颜随即跟着冷豫天一前一后的离开五里坡外。

“咱们是要往西而行吗?”行了一段路程挽泪问道抚上昨晚被咬得稀烂的下唇。

“正是。”冷豫天并未回头。“西方有天女见了她也许你能受教几分。”

“天女与我有何关系?她是神我不是为何要受教?我只想跟着你白头到老。”

“你忘了吗?挽泪。你答应过我我要你做什么你便做什么。我信佛你却有几分不敬之意你这样岂不是违反你的誓言?”

挽泪看着他的背影又咬住唇两步并作一步的跟上他用力环住他的背。

“我说过的话绝不反悔!”

他想由她身上借寿她绝不会吭半声;要她信佛就算世间无神佛她也会信。只要他说的话她都会听为什么他不肯好好看着她?“挽泪放手。”

“我不放!别说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我喜欢你我爱你我就要抱你!”

“挽泪山溪路难行你这样抱连一步也走不了。”他仍然好脾气的说道。

他说的确实没错。她微微松手改抓他的手臂却被他扳了开来。她不死心又要逼上前去亲近他他彷佛已预知她的动作快步走过溪石连她也锁不住他的身影。难道她做错了吗?没与人相处过她不懂人世间女子该如何亲近心爱的男人她这样是唐突吗?想要亲近他、想要他的心、想要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想要感受他的温暖她这样做又有何不对?她握紧拳头敢怒不敢言怕他挥挥衣袖离去只得咬牙跟上。

没有马车与骏马在烈日下赶路无疑是一种煎熬。他像早已习愤这样的方式从日出走到日落即使有休息也只是短暂的一刻钟她能跟上已是费尽所有力气。

就这么走了七天。七天来听尽他的佛言佛语明知他让她跟随是为了教化她但听着他毫无感情的渡化心里不甘极了。

“过了这座山人烟就多了。”冷豫天微笑道:“到时候你可别欺负无辜百姓。”

“我何时欺负过人了?”总是这样老将她看成顽劣不堪的恶女有点骨气的话就该撇头离去偏偏……偏偏双脚跟着他不是为他的佛言佛语而是为他的人。

是她孬她明白。

“没有吗?那就好。”他也不多作反驳。日偏西山凉风阵阵冷豫天瞧见她打了个颤将披风丢给她。“你自己保重些。”见她的脸蛋似乎微红他又道:“人之皮相不过维持数十年你若能倾心向佛修成正果也不会有病有痛风吹而身弱。”

挽泪才感激他的关心又听见他三句话不离佛心咬牙跟上他。

“当神佛有什么好?在你眼里难道只有神佛重要吗?我也是有生命的不害人不杀人我这样够好了。”

他微微笑着虽然没有回答却彷佛将她当三岁顽童。究竟要如何做他才会正眼瞧她?难道真要她变成神他才会将她纳入他的心里?她猛地滑了一跤跌在绿茵地上:他没理会她恨恨地瞪着他远去的背影良久才爬起身来走了几步痛喘口气。

她的足踝扭到每走一步都引来极大的疼痛豆大的汗珠滑下脸颊。见他背影隐没森林之间心里起了慌张忍痛一跛一跛的跟上去。

“冷豫天!”挽泪跑进林里鸟飞兔跑林中空无一人。

她的心跳漏了一拍颤声叫道:“冷豫天你在哪里?”她的声音极颤几乎不成调子。

足踝不再感到疼痛了。**的痛算什么?最怕就是无人相伴。他一走她是可以找但他只有百年之身她能找多久?等他死了她又得孤独一辈子。

为什么他要逃开?她真令人这么生厌吗?他是她硬赖上的他会逃是应该的可是……可是……。

在林中不停的寻找始终找不到他的身影。她全身冒起了冷汗不由得想起那一段无尽空洞的岁月那样的日子不如让她死吧!

急促之中踢到大石扭上加扭翻跌在地手肘磨破皮流出淡淡的血丝原是披肩的长凌乱垂地她低低喘息痛恨的用力击向草地“万物皆有灵你这样捶打也是有损功德的”熟悉的声音伴着熟悉的脚步她几乎要感动落泪了。

挽泪咬住唇缓缓仰起脸黑瞳里映着的是心爱的男人她一向不爱他那种脱世俗的微笑如今看见他的笑只觉得松了口气。

“我……我以为你逃了……”她结结巴巴的全身仍是震颤不止。

“我逃什么?你又不是吃人妖怪。”他微笑见她一身凌乱上前扶她一把“我遇上山间猎户他盛情招待咱们挽泪今晚咱们就借住那里一宿。”

“你……你说什么都好……”她用力抱住他眼眶好热难以舒解只得闭上眸子“只要你不离开我我什么都依你。”

冷豫天微微蹙起双眉正要推开她却现她的足踝肿起如馒头大小他勉强忍受她的拥抱。

等了半晌他忍不住开口:“你再抱下去就真要露宿此地了。”不由得将她推开但仍然支撑她的身子对她脸上展现的失意视若无睹笑道:“我扶你走吧。”

“嗯……。”她强压抑对他的满腔激动。只要他不离开他就算离她一尺远她也心甘情愿。

行在山中约莫一盏茶的工夫依着猎户所言在深山里找到一栋草屋。猎户早先赶回家准备待客。

山中难有人烟广大通十分热情的相迎咧起大嘴笑道:“今天猎了一只野兔正好给客人下酒。”他三十余岁说起来话不经修饰。

“叫我豫天吧出门在外多靠朋友能借宿一晚全赖广兄热情。”冷豫天微笑进门之后将挽泪扶到桌边坐下。

原先没料到还会有姑娘相随广大通叫道:“这姑娘莫非是……。”正要猜测是夫妻冷豫天微笑接道:“是兄妹。”

挽泪咬着下唇不吭一声。

“原来是兄妹。”纵然面貌大有不同也不曾怀疑过“今晚小姑娘可以跟我妹子共睡一张床。”广大通笑呵呵的说道见妻子在席后招招手他走过去边瞧着冷豫天边听妻子低声说话点头不止。

“你认识他?”挽泪起疑道。

“不是初识。”

“那为什么他看你愈看愈高兴的模样?”

冷豫天坐下摇头轻笑。“你长年不近人烟不知人是亲切而有趣的。”

“有趣?我可瞧不出他哪儿有趣了。”她说的是事实。姓广的男人看起来就是粗线条一点也没有有趣之处。

冷豫天但笑不语又露出洞悉的眼神她不爱瞧他那种眼神像是脱红尘之外在解读世间之人。

等四菜一汤上了桌广大通的家人一一出来挽泪这才瞧见除了猎户妻子及五岁男孩之外还有个体态年轻的少女她的打扮十分朴素扎了两条黑溜溜的小辫在胸前眼睛大大的骨碌碌的转动瞧起来……多年轻天真。

“这是小妹云云。”广大通咧嘴笑道:“她生在咱们家里是幸也是不幸。幸在都十五、六岁了我还舍不得让她做粗活只让她接了山下的绣工回来做;不幸是咱们住在深山里坦白说要找个如意郎君可不容易。”

“是啊是啊。”广氏上上下下打量冷豫天大嘴露出满意的笑猛点头。“我瞧公子相貌堂堂年纪也不小了家里可有人在等着?”

挽泪眯起眼怀疑地注视他们。

“嫂子。”少女的脸浮起红晕。

他有没有家累关她什么事?挽泪疑惑的盯着那少女衣袖有人在拉她顺眼瞧去见到五岁男童冲着她笑。

“你笑什么?”

“大姐姐真漂亮比姐姐还漂亮。”

“我漂不漂亮关你什么事?”挽泪冷言相对广家夫妇同时一呆。

冷豫天微笑着打圆场:“我妹妹极少出家门这一趟我是带地出来见识世面如果有得罪的地方请多包涵。”

“原来如此。我家妹子也很少出门想见世面偏一人在外我也担心我瞧冷公子人品好看起来也不是恶人若你家里无妻无女是否……。”

挽泪猛然站起身怒瞪着那脸红的少女。总算明白他们话中何意了!

“挽泪坐下。”

她的视线由少女转向他一脸不敢相信……“他们在推销闺女你没现吗?还坐什么坐?”

“挽泪咱们是客。”

“客又怎么的?你是我的旁人可没有权利抢走你!”她叫道五岁孩童被她尖锐的声音吓了跳窝进母亲的怀里。

广家夫妇彼此对视一眼心底吃惊不已。

“冷公子你们不是兄妹吗……。”

“什么兄妹!”她嗤斥道:“我喜欢你你是我心爱的男人我们之间可没有什么血缘的关系!你不爱我我能忍受;你视我为无物我无言以对。可其他女人倾心于你我说什么也不甘心!”她怒目瞪向那少女……那少女就坐在她的身边见挽泪的目光充满怨怒吓得退后几步。

“挽泪别吓着人家姑娘。”

别吓着人家?她可从没听过他对别人说别吓着挽泪。细细打量这少女她是年轻有着人一般的性命也许还带几许天真无邪的娇气……她很久以前就忘了什么是天真无邪也未曾再跟人撒娇过。他喜欢这样的少女?或者因为这少女是人?她嫉妒啊!嫉妒的心好苦苦涩到连自己都觉得反胃!“我这么的爱你为什么你连点感动都没有?”

“你爱我我为何要感动?”

“那么你要我怎么做才会爱我?”

“我永远也不会以男女之情爱你挽泪。”冷豫天平静的说道。

“为什么不肯爱我?为什么?就因为我不是人吗?”不理广家人倒抽口气她眯眼问道:“就算是施舍哪怕只有一点点我也愿意啊!”

“妖……妖怪!小宝快过来!”

广氏惧怕的字句打进挽泪的心里无论在哪里永远都被人排斥在外她偏抓住五岁小童怒言道:“我就是妖怪!那又如何!我剥他的皮、喝他的血将他的骨头丢□野狗吃这就是妖怪吃完他再吃你们我要吃尽全天下的人!”

“挽泪。”

“把我孩子还我!”广家夫妇叫道相拥缩在角落里。

“好啊”挽泪嗤笑“那就来换啊是爹来换还是娘来换?或者要叫小姑来换?一命抵一命我要看看谁最爱这个小孩!”

广家三人惊骇的对视一眼。

“挽泪把孩子放下。”冷豫天捉住她的手臂轻斥道:“你吓着人了。”

她瞪着他“为什么你老为他人说话?却从来没有为我说话过?在你的心里究竟谁最重要……。”话还没说完忽然广大过冲来手里握着长矛刺进她抓住孩童的手臂里。她轻抽口气一阵剧痛让她不由自主的松手。

“妖怪!妖怪!”那少女将桌上的菜扔向她盘子砸到她的脸挽泪一怒要回手却让冷豫天紧紧抓住无法动手。

她错愕的望向他他仍是一脸平静毫无怜惜抑或紧张之意。血从额际流下滑过她的脸颊。

“你……当真无情无义。”她轻笑一声咬牙道:“是我看走了眼以为总算有人不曾怕我以为有人嘴里说人与妖都有好有坏就以为这是他心头话。”她猛然抽回手缓缓望向缩在角落的广家人脑里闪过当年娘亲的诛杀。

若是她有这样为自己拚命的家人她也不会落到这种地步。

“你说的没错”她愤恨的说道:“人世间的情算什么有情有义个屁!我还在执着什么?我不要你了我自己照样可以过得好。千百岁月我自己一人都能活下去!”语毕不理肿起的足踝跄跌的奔出草屋之外。

短短共计七天她的美梦破碎了再度回到难以流动的岁月里。

冷风在吹树影在摇动这样的景象历历在目每一天都是孤自一人早已习惯了。

足踝在痛比不过心痛。不知道跑了多久跑到喘不过气来跌在地上。

“是我不要他的为何还会难过?”她喘气痛恨的猛捶草地。“反正我也过惯了我还在惧怕什么……。”人的性命转眼不过七、八十年即使一个人孤独的过也有过尽的时候那么她呢?她还得过多久上天才会垂怜赐她一死?“还有天吗?还有神吗?我是造了什么孽才会落到这种下场?我不甘心啊!如果真是造孽那关我什么事?我什么也不知道啊!”她叫道全身难以忍受的痛真能痛死就好偏偏痛会持续却不会死!人人渴求仙丹盼不死身他们可知道这个不死身有多痛苦?水声在流动她再也站不起来用爬行过去。她知道自己狠狈反正谁会疼她?连自己都恨死自己了谁又会怜惜她?黑夜之中无法借山溪照面她恍惚的凝视黑色水面低喃:“为什么我这么难过痛苦却连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她试过水淹但转醒之后却现自己倒在岸边。伸手掬起水来拍向脸让它顺势滑落脸颊自言自语的说道:“这样就算在哭了吧?哭了之后心不会再痛不痛了我就可以自己再过日子再也不要接近人了。”

三百年前曾遭最亲近的人诛杀不成反活下来之后她一人躲进附近山里不言不语达好久连自己也数不出有多少的日子;那时心里对人只有恨只有怨想要杀尽村落所有的人。后来日子一久她好寂寞没有人说话的日子好痛苦她想念啊想念极了那些村民对他们又恨又想念只要有人能够陪她说话她就心满意足了。

害怕的下了山看见有人心里又快乐又紧张找人说话才现朝代已然交替那些村民早已作古。那时她已是十五、六岁的模样;待了一年见到众人对她的目光又起疑怀疑她不是人她又逃进邻近的山上看着曾与她说过话的少年少女转眼白而她依旧不曾变过。

她好痛苦。难道人世间没有一人与她一样不会老永远是年少之身吗?那种看着人们逐渐老去而无人再记得她的心理有谁能明白?“我一点也不在乎你长命短命只想跟你在一起难道这点小小的奢求连上天也不允……。”溪水一直滑下脸颊她眯起眼又恼又痛苦的低语:“泪流下为何我的心还在痛?难道真要我将心剖出来才不会再痛?”

“那就让咱们兄弟为你剖心吧。”

挽泪回过神、转过身看见七、八名大汉站在四周虎视眈眈的个个手拿武器。又是来捉妖的吗?他们一点也不像道士。

大汉眼睛一亮!“好个娇艳少女!冷二爷不是七情六欲不动如山吗?送了几个少女给他他连碰也不碰还放生呢我当他是带和尚没想到他的女人还真美。”

冷二爷?挽泪迟疑了下原是不再过问他的事却又忍不住脱口:“你们是谁?与冷豫天有关?”她一直以为他是独来独往的就像她一样。

“啐!管他叫什么反正他马上就会是具尸体了”

挽泪眯起眼双拳紧握“你们想杀他?”她虽少见到人但还能认得出这几人来意不善。

“小姑娘聪明。”有名大汉逼近她一步笑道:“咱们远从黑龙寨跟来好不容易才找到他的行踪为的就是干掉他”

“他与你们有仇?”她假意问道拖延时间。之所以拖延不是以为他会来救她而是要思考如何才能让他们动不了冷豫天。

她知道她傻可就容不得旁人伤他。

“无恨无仇。他是咱们黑龙寨的二当家素与断指无赦交好咱们怕他将来回头帮断指无赦抢寨主之位乾脆追来杀他一了百了。”他们也怕冷豫天自己回去抢寨主之位。

黑龙寨里若要论最残忍的莫过于大当家无赦而深不可测者则非这个冷二爷莫属他们从不知他下一步会如何做。

这一回断指无赦与冷二爷共同离开寨里寨中兄弟分成了两批倾巢而出欲杀这两人。断指无赦那一头究竟结果如何他们不知道但只要杀了冷二爷就能在黑龙寨里站一席之地。

“你跟她罗嗦什么!直接擒她要胁冷二爷逼他自尽!”

“你孬种!”挽泪啐道又气又恼“你当他真会为我而死?”

“咱们跟了你们三天冷二爷从没跟人这么亲近过试试便知!”

“除非我死!”他们遇上前来挽泪捉了一把沙往他们眼睛洒去想要冲过他们去警告冷豫天。偏偏扭到的脚让她一跛一跛离她最近的大汉用力掴她一巴掌让她飞跌在地。

左颊火辣辣的像万只针头齐刺进她不死心又要爬起来。

“他***我看你能逃多远!”大汉要踢她一脚挽泪咬住牙死瞪着他那一脚来势汹汹她连眼也不眨的脚到她面前时忽然被另一只脚轻轻格开。

“我说了多少次动武伤人只会再造罪孽你们是听不懂吗?”冷豫天淡淡的说道。

挽泪抬起头又惊又喜的看着他。

“你……你快逃啊!他们要杀你!”

冷豫天微笑弯身只手托住她腰际不费力气的将她往后移。

“想杀我可得先算清楚。”

“噢别又来了!”

冷豫天当作没听见不厌其烦的重复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杀人却得下十八层地狱为贪念杀人得上刀山下油锅来世当畜牲以还罪孽;若未还清便遭宰杀则生生世世再投畜牲道。为逞一时之快换罪孽之身值得吗?”

“呸!姓冷的咱们在山寨里天天听你说教你也说够了!”一不小心又让他给说起教来了可恶啊!“咱们是贼不是神仙你要说教行!下地狱去渡小鬼吧!”七、八名大汉个个充满杀气。

挽泪惊骇爬不起来只得拉住他的手“你快逃!”

冷豫天回头微笑“我能逃到哪里去呢?”

“逃到哪去都好你快逃我来帮你挡着!”他看起来文质彬彬一身都是儒雅的气质怎懂动刀?他摇头轻笑。“你能挡着?如何挡?你连站都站不起来怕走了两步来不及为我挡就遭人砍了”他笑她天真。

“砍了也好我死扒着他们不放。他们要杀你得先过我这关!”挽泪坚定道。半月让乌云遮住她的神情也隐去一半但从声音里听得出她的决心。

她是存心保住他吗?他可从不需要人保护也没有人曾想过要保护他。熟知他的人都明白他的能力是万万不曾让一般世俗人伤到。

她曾说她可以为他死、为他倾尽所有他是听听就算人的誓言极容易文许下但往往许下之后呢?十年、二十年转眼即忘她的誓言又能维持多久?并非瞧她不起而是人世间本就如此他也不甚在意她究竟说了什么而如今他有些吃惊她的坚决。

也许是因为她不会死吧他忖思。还来不及要她先行退开大刀便已晃到眼前他要先拉开她她却抓住他的手臂借力使力起身为他挨了一刀。

刀砍得不深只在背上轻轻划过他眼底闪过一抹奇怪的神色迅将她轻推到身后一段距离直接踢了来人一脚扑通一声只闻水声响不见人身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