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遭遇强者,全力一击

九层高手,这个层次的高手,对于几个月前的韩山来说,绝对是不敢想象的。现在,韩山却已经有了来探查一番的实力。

即便只是小心翼翼的探查,在这林县之中,又有几个人敢做这样的事情?

对方是九层强者,韩山也根本不敢大意,看看离那山顶顶峰已经不太远了。韩山立即停了下来。

找到一处比较隐蔽的小树林。韩山攀爬着树干,几下爬了上去,将身形藏匿在最茂盛的那丛树叶中。然后运行起敛息法。韩山的气息随着敛息法的运行,弱了下去。

如果这时候有个人从树下走过,若不是专门爬上树去看,根本不会现上面竟然还藏着一个人。

全力催动起敛息法后,韩山当即进入内视状态,然后紧接着,进入“看听”的玄奥状态中。

顿时,整个世界变成了黑白色,韩山按照记忆,把视线移上峰顶处。寻找片刻,果然在顶峰显眼处找到一个洞穴入口。

这洞穴里一丝声音也没有,韩山脑海中那幅画卷移动到这里时,模糊了许多。不过还能隐隐约约看到洞穴的大致轮廓。但也只能看清洞穴的轮廓。

洞穴中,漆黑一片。

实在是太过模糊,韩山根本看不到洞穴里的具体情况。这样下去,毫无疑问,韩山无法探查出任何情况。

就在此时——

“嘶!”洞穴里出一声倒吸气的轻响。

顿时!韩山脑海中的黑白色画卷大为清晰!

一个人盘膝坐在洞穴的一处,还呲着牙齿,显然刚才那声倒吸凉气的声音,正是他出来的。这人身着一声棕黄色衣服,四肢都显的有些修长。

他伸手朝心口那捂去,捂了一会儿,这才重新摆好姿势,进入修炼状态。

这时,因为又没有了声音,韩山脑海中的那副黑白画卷也开始模糊起来。不过,韩山却瞥到了有用的情报!

就在那棕黄色衣服的人周围,摆放着许多瓶瓶罐罐,里面都是药材!其中有不少是韩山认识的。那些药材多用来辅助修复身体。

联系前前后后,韩山顿时明白。

这九层强者,受伤了!

而且伤的不轻!

“怪不得那山匪说这九层强者经常问寨主要许多药材,原来是这样!”韩山原本还以为,那九层强者是和贺老一样,将药材用来炼丹的。

知道了这个消息,一股冲动突然从韩山心底升腾起来!

“这是个机会!趁这个机会杀他,不然……”韩山自己要到第九层,不知道还要花费多长时间。更重要的是,如果这人是九层巅峰,那韩山即使到了第九层,胜率也不高。

甚至,如果在韩山修炼到第九层时,这人能突破九层,达到天阶……

这些可能,虽然生的概率很低,不过不是没有!所以韩山不能让现在这样好的机会流失。

对方受伤,而韩山偷袭,成功率已经有一半了。

韩山还在思考计划着,丝毫没现洞穴里那人已经慢慢睁开眼睛,带有一丝疑惑,朝韩山这个方向看来。

“有人?”那人轻轻呢喃一声,身形一动,消失在洞穴中。

韩山也是感觉脑海中的图像突然又清晰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不好,被现了!”韩山心急之下退出状态。

脚下蹬了两脚,落到了树下,没有丝毫犹豫,韩山冲劲已经动,朝远处激射而去。

那人出了洞穴,朝韩山的方向追来,几个起落中,已经现了韩山的身形。

“前面那人,给我停下!”那人爆喝一声,看韩山没有丝毫理会他,眉头一皱,立即度又快了一分。

“咻!”韩山抬手,一道寒芒朝那棕黄色衣服的人激射而去。

“哼!竟然还有人使用暗器?真是落后!”那人只是随手一摆,锥形长钉已经被打落在一旁,前面那锥形的部分已经完全凸了。

韩山的度自始至终就没减慢,他刚才那一下,只是为了干扰下对方。用暗器想对付九层强者?那纯粹是玩笑罢了。

现在,韩山只能逃跑!

毕竟敌我差距太大!不说对方可能是九层巅峰,即使,对方只是一个普通九层,还是受伤的,韩山也没有把握能完胜。想要杀掉那人,最好的办法,还是找机会偷袭!

“可惜了刚才那个机会。”韩山心中无奈,那九层强者的灵觉也太敏感了。

现在就看那人能不能追上使用冲劲的韩山。

前面“嘣!嘣!”声不绝于耳,后面一道棕黄色的身影也急追。这样的动静,早已经把满山的山匪都惊醒。

人们都出来,远远的看着那一追一逃的两人,却根本不敢上去援手。那个层次的战斗,他们根本也就插不上手。

“竟然甩不开?”韩山此时心中满是震惊。

他虽然早有预料九层强者的度会很快,却没想到,竟然能和他八层实力,还不停的用冲劲相差无几。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韩山心中大急,冲劲耗费内劲极多,韩山内劲再浑厚,终究也会被耗完。

“哈哈!竟然用冲劲来逃命!”那人一眼就看出韩山使用的身法是“冲劲”。当即大笑起来:“竟然使用这么简陋的战技就敢来窥探我?我看你能使用几次!”

在那人眼中,冲劲是一门不会有人修炼的战技。这种战技流传很广,不过因为每次使用消耗太大,也使得这门战技成为鸡肋。

不过很快,那人的脸色就变了。他俩前前后后已经追赶了约莫五六分钟。若是一般人,这五六分钟足以消耗光了!韩山却依旧在逃。

“这人不对劲,看着像是八层实力,又不太像……既敢来窥视我,说不定有什么压箱底的战技。”棕黄色衣服那人起了疑心,度略微缓了缓。

他也是被韩山这浑厚的内劲镇住了。

“咦?人呢?”那人只这一怔,就现韩山突然消失了一般。只好慢慢的朝前探查过去。

韩山在草丛中大气也不敢出,敛息术疯狂的运行到了极致。鱼肠剑已经揣在手里,随时准备出致命一击。闭着眼睛,耳朵注意着那人的方位。

“过来了。”

二十米,十米,五米,三米……

“嗖!”鱼肠剑向那人刺过去。

只听“叮”一声轻响,韩山急急后退了几步,这才稳住身形,心下大为骇然,他刚才可是用上夺命十二指最强一招了,还是在偷袭状态下,可似乎,并没有感觉对方招架的多吃力。

“鱼肠剑?”那人身体微晃一下,怒喝一声:“是你?就是你偷了我的鱼肠剑?”

韩山一身不吭,冷眼看着他。

那人狞笑一声:“你那一击,连我皮肤都伤不到。这样,你把鱼肠剑留下,我放你一条生路,如何?”

韩山心中冷笑。放我一条生路?谁信!不过他刚才既然谈出条件,说明他也不好过,对我还是有一点忌惮的。

“考虑的怎样?”那人看韩山不动声色,不耐烦了。

“那好。”韩山佯装思考了片刻,一抬手,鱼肠剑化作一道寒芒射向了那人。

“使诈?哈哈,我可不怕。”那人看鱼肠剑飞过来,情绪大好,手中布满内劲,就准备接下来。

韩山看那人全神贯注,松口气,嘴角一笑,脚下冲劲爆,右手拿出真正的鱼肠剑朝?那神奇的三连击。

韩山心念急转。

杀死那人是不肯能了,但就这么放他离开,就是放虎归山。

想到这里,一个办法浮上心头,韩山转身就朝山上返回去。

p请多多点击收藏投票书评,泡面好有动力写,至于后面的情节,泡面保证会更精彩!

章节目录